宣城水阳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3230|回复: 0

[【推荐】] 水阳仓!储着宣城人民的辛劳与担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9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阳仓,储着宣城人民的辛劳与担当

水阳江是宣城人民的母亲河,它但不给人们提供了甘甜的乳汁,使灌溉之利,而且更是宣城人民运输的大动脉,它上引山川,下通长江,外泛四湖(固城、南漪、石臼、丹阳湖),连成水脉,通达四海,特别是在那公路、铁路还不发达的年代,水阳江承载了人们出行与货物通畅的便利。至今,我还记得小火轮冒着青烟、嗵嗵嗵将要靠岸的欢乐。而镶嵌在水阳江边璀灿的明珠水阳镇,早在东晋时就是水上商埠,它逐渐形成了覆盖苏皖10个乡镇500平方公里的粮棉及山货、水货集散地。水阳镇古时还有一座古官仓,翻捡这座官仓的历史,它太多地留给人们留下不舍与赞许,因为这座古官仓,当时储着宣城人民的辛劳、汗水、公心与担当,至今使人久久不能忘怀。

今天,也许人们对于"漕运"一词比较陌生了,那是因为由于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它离我们渐行渐远了,而"漕运"它却是时代的产物,在中国的封建王朝的历史上,特别是明清两代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形成辉煌的历史,因为它是运送皇粮的主要途径,维系着整个国家正常运转的生命线。水阳仓就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诞生与发展的一种新事物。水阳仓的建设,不仅与那个时代有关,更与水阳江及水阳镇有关联,有着地理与人文的因素而促成。

我们知道,水阳镇是因金宝圩的圈决而逐渐兴盛起来的。孙吴嘉禾六年(237年),孙权命五路总兵丁奉镇守宣城,丁奉发动军民把金钱湖圈成大于圩,开辟圩内水系,使之成为东吴的大粮仓及水兵操练之地,取名金钱圩,后改名惠民圩、金宝圩。金宝圩作为东吴大粮仓的作用在赤乌四年(241年)突显出来。是年“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大半”(《三国志卷四七•吴书二•吴主传》),饥荒日甚,饿孚遍野,丁奉将金宝圩的稻棉运至京城建业,然后分发到各地与兵营,东吴才度过难关。金宝圩是富庶的,是人民辛勤劳作的结果,清代宣城知县李文敏在《龙溪驿即事》一诗描绘金宝圩当时的情景说:“戴星问俗山初晓,耕雨沿村浍始通。父老扶犁呼刈麦,儿童剪韭佐朝舂。”这将水阳人民耕雨沐风、老少劳作的生活场景描绘得那样真切与入微。明朝诗人汪佃在《龙溪舟中》也说:“一簇炊烟暝色昏,短篱疏竹数家村。逢年田舍浑无事,风雨离离村掩门”,这又将水阳人民炊烟袅绕、清净安详的质朴甜静的生活跃然纸上。水阳本有十万良田,五万水域,是宣城的大粮仓。水阳镇明朝称为宁都镇,清代改双龙镇为嘉禾乡,辖三都十七里。所以在这里建仓,有得利之便。明梅守德在《水阳仓记》(载《宣城县志》卷三十九)中说:这个工程,这是正统年间巡抚周文襄奏明皇上,命郡守袁旭创置的,创置后"按令甲宣城当输县官田租凡三万余石。其入漕京师者十之六,故事水阳西镇置官庾一区,里甲如期会输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按照政令,宣城县全县应当交运田租三万余石,其中有百分之六十漕运到京师,所以县里在水阳镇的西边设置了一座露天仓厍,让老百姓如期地把所交的田租送到这里。文中所说的“官仓”犹如今天中央宣城的直属库,不过宣城那时的“直属库”不在宣城治所,而设在十万亩良田、鱼米之乡、面临水阳江大通道的水阳镇,这不难看出当时的水阳镇为粮食的运输提供了地理之便。所以可以说,当时在水阳建仓也是合适的,它也是一件“民心”工程。梅守德在《水阳仓记》说的"水阳西镇置官庾一区,里甲如期会输粟",目的就是为方便当地的老百姓交粮,因为在中国古代,农民缴纳的田租按规定,要自行运往京师,进行堪验。而因运输困难,船只消耗,官吏侵吞等原因,消耗巨大。有资料显示,百姓自行运输,有时损耗十分之八九。这个仓的设置,让老百姓如期如数地把所交的田租送到,省去劳累奔波及粮食的损耗。水阳仓设人引导、接收、收藏、看管官署进行监督。等到京师官兵运粮的船只抵达,兑换给他们运走。可以说,当时的郡守袁旭为当地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当然更利于当时的统治者获得收激的皇粮。水阳仓规模有多大呢,文中说得很清楚,"其规制,中为厅事,前堂、后室各三楹。冀以庖洹,左右列廒三十二,前为门,二所亦各三楹,缭以周垣。重之坚壁,言言翼翼;风雨攸除,可以谨储蓄慎,出纳正体,统而明法令矣。"(《水阳仓记》,下同)简单地是说,水阳仓建了左右各建仓库三十二个,前面是门,两边也各三间,砌起围墙。墙壁以坚实为主。

然而,时光的流失总会改变某些事物与人物的状态。所以水阳仓也不是“风雨不动安如山",而是“官仓久立生硕鼠。"果真不错,水阳仓“浸以摧毁,颓垣败砾,蚀于蔓草间,输者云集,无所贮藏。且支吾或僦民舍以居,其奸阑、弊穴由兹以炽。”这是说,仓库破败,偷盗、隐藏公家谷物的风气盛行。“官仓老鼠大如斗, 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这是唐朝诗人曹邺在《官仓鼠》里的句子。这时的水阳仓竟到了如此的程度,人民欢声强烈。当时的当政者首先对那些硕鼠进行了处罚,他们被问责查办。万历甲戌(1574年)仲秋,再是借鉴别处的经验,“明章程,谨赋敛,民输官期……凡兑运必躬莅,以为民主。”而对于个别对抗的“武夫”、“悍卒”,明其理:“国赋之征,吏政之大,而阊焉不为之。”宣城人民从这些“恤民为民”、惩恶扬善的措施中“遂下令邑中修举其废”,支持再修水阳仓。于是“工始万历甲戌(公元1547年)仲秋,以明年春王正月讫工。”水阳仓成功地修复,修得雄伟壮观:“言言翼翼”, 修成了 “左右列廒三十二楹” 的大仓库,而且“风雨攸除,可以谨储蓄慎”,其“中为厅事,前堂、后室各三楹,冀以庖洹”。仓库修成后,统一运作,公布一切规章制度,使得田赋出纳正常,成为当时的盛举,又一次突显宣城人民辛劳与担当。在修复过程中当政者又向人民群众进行资询,请乡里长老监督, 经费也由大家共同协商分摊,所以,《水阳仓记》中有“里之诸生王志仁辈将其殳老之意曰”“斯民惟正之共,敢有后期者罚无贷,长民者此惟重焉。然亦思民赋所自出,其诸稼墙之艰难乎”云云等记载。翻拣康熙皇帝在巡视通惠河运漕粮时的诗作,云:“四千樯桅溯濒风,飞挽东南泽国通。已见灵长资水德,也应辛苦念田功”,康熙皇帝也承认“也应辛苦念田功”,水阳仓,不就储着宣城人民的辛劳与田功吗?“田功”是什么、怎么来的,是农业劳动者在“赤日炎如火绕、农夫心里如烫煮”的日子里辛勤劳作的结果。我们过去交公粮叫交爱国粮,把粮食交给国家,满足国家边防、战备等各种需要,这是农民对国的贡献、忠心与匹夫的担当,就像现在个人与企业纳税一样,是对国家的贡献与责任。

如今,穿越历史的长空,阅览人间沧桑,放眼钟灵毓秀的宣城大地,听水阳江涛声仍旧,我们再次来到在皖苏边界的水阳江镇,将小镇深情地揽入怀中,放眼远望,昔日的"古塔凌云"、"潼阁映月"、"柳荫龙舟"等美景至今清晰可见,"京师一帆认塔影,江水涛涛柳巷深。旧照阡陌沟渠连,崇天潼阁月摇影"的自然美景依存。水阳仓虽然沉寂了,但储着宣城人民的辛劳与担当没变,留给人们的记忆仍是辉煌与荣耀的。它也告诉我们,宣城人民只有亲吻水阳江的江水,融入水阳江的怀抱,才能滋养出宣城的辉煌与荣耀,这是历史的箴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联系我们|小黑屋|网聚天下水阳人 ( 皖ICP备11009162号-5 )

皖公网安备 34180202000019号

GMT+8, 2019-4-22 18: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