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水阳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2844|回复: 0

[【推荐】] 金宝圩布下迷魂阵,潜水杀日寇悄无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日寇同仇敌忾 造磨擦亲痛仇快
金宝圩现代革命斗争史之二)
日本侵略者在1937年11月22日上午派侦察机侦察宣城县城,24日,25日连续两天对县城狂轰滥炸,使得东门、南门房屋被毁殆尽,居民死伤不计其数。
12月初,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及直属机关逃至南乡周王村。12月6日拂晓,日军第16、18师团由郎溪沿公路进犯宣城,县城陷于敌手。
1938年年初,农历腊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日寇一队人马,从湾沚横渡新丰来侵水阳。据情报,基干队和国民党驻军朱永祥部岳锡山副司令(岳原为常州奔牛中学校长)率数十人作好了防守合围的准备。但由于基干队员缺少战斗经验,未等日寇全部进入包围圈就放排枪击倒尖兵。狡猾的日寇知道我方已有准备,立即隐蔽撤退,迅即夜潜鲍家店,积极策划反攻。基干队却以为日寇不敢再来,就造饭烤火,安然睡觉,岳部也撤防返回原驻地。

次日拂晓前,日寇驾木筏过渡,从南圩埂进水阳街,匍匐潜入基干队驻地,待基干队发现情况时,战地已完全被敌人火力所控制。接火后,因众寡悬殊,力战不支,而退出阵地。基干队在战斗中伤亡过半,日寇俘去三十余人,用铁丝缀成一团,在下码渡桥头浇上煤油,将三十余人活活烧死。随即,日寇在河东河西杀人纵火,水阳镇从下码渡到中码渡,沿街房屋都被点燃,当火头正起时,日军接到退出命令,来不及全面纵火,因而部分房屋幸留。可是,河东被大火烧了七天七夜,著名的华侨街也被烧成一片焦土。日寇的暴行,使得善良的金宝圩人认清了侵略者的狰狞面目,人们纷纷跃起投入到反击日寇的战斗之中。

1938年4月中旬,水阳附近乡民邢壁贵等36人,用土枪和刀矛伏击日寇,乡民牺牲16人。
1939年初夏,日寇一个班5人,窜到圩心撒垾滩一带,被金宝圩八卦阵似的水系所困,急于找船渡过撒垾滩。谁知老百姓早就将大小船只沉入水底,日寇只得用农家谷桶作渡船,日寇用枪托当桨用,将谷桶划到撒垾滩中时,桶底突然发出咚咚的响声,日寇慌忙用刺刀戳,刺刀短又够不着,谷桶被凿出一个洞,水涌入谷桶,日寇落入水中,金宝圩人的水性好是出了名的,潜在水中的勇士们个个身手不凡,不一会,五个日寇就被溺死,勇士们又潜入水底,将五支三八大盖全部捞到手。

当人们盼望着有自己的武装保家卫国时,1938年5月12日,新四军宿将粟裕副司令率先遣队拂晓抵达金宝圩,他们由东门渡过裘公渡、杨泗渡,夜宿雁翅,13日晚离开雁翅进驻高淳。粟裕副司令的这支队伍使金宝圩人增强了对敌斗争的信心。元月3日,陈毅率新四军一支队到达狸头桥,粟裕向陈毅作了五个小时的江南行动报告。按研究计划,粟裕副司令的二支队领导机关以当涂的大官圩、宣城的金宝圩为中心开展活动。六月,三支队六团在叶飞的率领下到达金宝圩,团部驻井湾高家祠堂。同年10月1日,二支队四团奉命到水阳接替六团防务。三天后又奉命赴江苏江宁、句容、溧水等地开展抗日活动。
1938年8月,六团政治处抽高施恒、陈昂、李军组成民运工作组,派往金宝圩,以水阳为中心开展工作。
民运工作主要任务有五个方面:一是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政策和抗日主张;二是发动群众建立各种抗敌协会;三是发动农民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四是动员青壮年参军参战;五是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通过新四军广大指战员和民运工作组的广泛发动,金宝圩群众抗日信心倍增,抗日群众组织如雨后春笋兴起,减租减息,捐款捐物,送子参军,搜集情报,防匪防敌等各项与抗日有关的活动都蓬勃开展。连一些老知识分子如总管庙的唐莘侯等都在党的统一战线旗帜下为抗日做过不少工作。
在抗日武装的建立方面,新四军民运股股长顾鸿在金宝圩还组建了一支特务大队,执行特别任务。开始,特务大队只有三十多人枪,后来发展到有一百多人枪。
金宝圩对日作战规模较大的还有水阳白沙李伏击战。1939年1月6日,侵犯水阳镇的一百多日寇,企图继续沿水阳江东西两岸北犯乌溪、黄池等地。新四军三、四两个团一部约四个连的兵力,在粟裕的指挥下,当晚从狸头桥附近张家村出发,轻装疾进,到达水阳以北的白沙李,部署一个口袋待敌。第二天,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毙敌三十一人,取得了白沙李伏击战的胜利。
1940年5月初夏,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派杨洪才营长率侦察连,在中心县委配合下,在雁翅陡门附近的陈沟伏击日寇汽艇,击沉汽艇一艘,歼灭日寇多人,侦察连和地方武装也有伤亡。
1939年6月初,湾沚、黄池等地日寇准备“扫荡”裘公,驻守在裘公的国民党一〇八师六四三团一营营长王永太(东北人)率部迎战。该营一连连长刘子章参加过西安事变,十分敬佩张学良将军,战斗打得很激烈,日寇从湾沚调来野炮轰击王营阵地,王营终因敌两面夹击,火力太猛而败下阵来。在这紧要关头,新四军游击队飞奔赶到,以威猛的火力压住了日寇的火力,掩护王营转移。日寇恼怒之极,向新四军射击,但新四军游击队坚守阵地,顽强抗击,日寇未能越雷池一步,只得纵火撤退。
这次战役,日寇伤亡惨重,我方伤亡轻微,时后方报纸报道《裘公战役我军大捷》,这场恶战,若不是新四军游击队及时增援,王营损失将不堪设想。
王营长、刘连长在1940年夏秋之交与日寇在水阳的战斗中壮烈牺牲。他们的遗体葬在徐村的时王坝。金宝圩人永远缅怀这两位爱国战士。但也是这个一〇八师,在王、刘牺牲不久,就伙同反动武装当涂常备队恩将仇报,悍然发起“金宝圩事件”,做出使亲者痛,仇者快的事,王、刘二人如果地下有知,也不会原谅他们的同伴作为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抗日小英雄余同庆的故事也颇为感人。

1939年4月9日,十四岁的小同庆正撑着船在圩埂沟濠边割草,突然听到机枪声。不一会,四五十个中国兵一色臂有“忠义”臂章,端着枪败下阵来。形势非常危急。小同庆奋不顾身,撑着小船,一船一船地把他们载过沟濠隐蔽,来回六趟。最后三位负伤较重的士兵来不及抢渡,溺水身亡。一个月后,国民党县政府,专员公署在水阳袁家祠堂召开了隆重的表彰大会,授予小英雄余同庆(安徽文献民国36年1月31日版作余同锦)一枚奖章,上刻“义勇可嘉”四字。
金宝圩为抗日做出很大贡献的人物很多。如金宝圩籍人,首都(南京)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陈光虞先生,就值得一提。
1946年暮春3月,南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军事法庭(设在南京中心东路国史馆内)公审侵略华东地区兵团司令谷寿夫。谷寿夫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但就是这个杀人魔鬼,在法庭上却百般诡辩。检察官陈光虞理直气壮地将谷寿夫的诡辩驳得一干二净,并宣布谷寿夫的死刑,立即执行。在场记者和观众报以雷鸣般的掌声,掌声经久不息。
且说金宝圩抗日高潮一浪高过一浪。1940年7月7日,宣当芜中心县委以战地服务团名义在金宝圩丁湾召开了抗战三周年纪念大会。当时,群情激奋,斗志昂扬。但两个月后,形势直转。国民党顽固派与日伪暗相勾结,对金宝圩独立游击区的压力越来越大。谭震林同志对此形势十分清醒,认为金宝圩虽然条件优越,但从战略角度考虑,不宜久留。建议及早撤出。遗憾的是,这一建议并未引起中心县委的重视。
1940年9月10日,国民党金北乡副乡长兼中队长唐伟亚(叛徒)勾结国民党当涂常备队鲁震五部和一〇八师一部,突然窜到金宝圩,捕杀防匪团团长唐佑伟和农抗会干部葛秉志、徐良全、唐人双等,并捕去农抗会干部多人。
唐伟亚凶残之极,杀害唐佑伟时,一刀下去没断气,刀在腰间拔不出来,就一脚踹下去,腰斩了这个抗日英雄。农抗会副会长丁宗椿被农抗会会员夏玉道顶名替身赴刑才得以逃脱。农抗会另一创始人魏老四(前文已提到)将手枪藏在大树上的喜鹊窝中,敌人严刑拷打,逼魏老四交出手枪,魏老四被打得口吐鲜血,至死不交。(解放后,其妻向人民政府献出【违法词】,这支用农抗会会员生命换来的手枪,已经锈迹斑斑了。)
为了营救被捕同志,防匪团被迫在下坝与一〇八师某部发生冲突,双方各有伤亡。战后,防匪团与游击大队合并。
同年9月14日,一〇八师驻水阳镇一个营200余人和当涂县常备队70余人与唐伟亚部联手再次向游击大队发起进攻。游击大队满怀愤恨,奋起反击,缴获机枪1挺,步枪5支,俘获2人。一〇八师一部明攻受挫,就采取暗袭手段,他们着新四军服装,佩戴新四军臂章,窜到宣当芜中心县委驻地附近老坝头。联络站站长兰照华误将其当作自己人。谁料一出来就被捆住扔在船上,联络站其他人见站长被绑,立即采取告急措施。时中心县委机关与联络站仅一沟之隔,见联络站遭袭击,遂迅速转移。国民党软硬兼施,逼兰照华领路寻找中心县委机关人员,兰照华大义凛然,严词拒绝,惨遭杀害。
中心县委机关徐道琛、刘冰等闻讯突围脱险。与此同时,游击大队秘密转移到三面环水的当涂大官圩板埂村,被反动绅士谷耀彰指使伪保长张久刚密报行踪。9月20日,数百顽军堵住唯一的陆路通道,突然发起攻击,游击大队寡不敌众而失败。战斗中贾济民、侯光、唐永源、花士然等领导人均英勇牺牲,中心县委遭受重大损失,中心县委被迫撤销,独立游击区被迫放弃。

三个月以后,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
史家认为:“金宝圩事变”实际上是皖南事变的前奏。
1942年5月,共产党特派员方休奉命到宣当芜地区开展工作。十月,方休派钱忠义到金宝圩秘密开展工作。当时的任务是:恢复组织,争取群众,秘密隐蔽,积蓄力量。1943年,金宝圩的水阳、杨泗等处就恢复了党支部活动。1943年底,中共宣当工委改为中共宣当县委,方休任书记。当南办事处改为宣当办事处,下设立五个行政区,即漕塘区、大官圩区、金宝圩区、新丰区、横涧桥特区。1944年春,宣当抗日自卫总队成立。总队长朱昌鲁,副总队长兼军事科长甘士杰,政委方休。
1945年8月,粟裕等发布《新四军苏浙军区对日本驻军通牒》。苏浙军区第九支队宣当警卫团攻克宣城城区、油榨沟、新河庄、水阳、杨泗,全歼伪独立十五旅部及一个团。宣当县委、办事处并入高淳。金宝圩是高淳县的一个区。
1945年11月,新四军颁发《江南新四军北移告别民众书》。新四军主力北撤,参加全国的解放战争,留下少数同志坚持革命斗争,直至迎来解放。
解放战争时期,金宝圩的党组织受“金宝圩事件”影响,注意隐蔽,工作做得更扎实。
1946年,华东野战军四纵队联络部派秘书孙刚到皖南开展地下工作,孙以月亮湖为基地秘密开展工作。
1947年秋末,经华中局二工委书记唐晓光同意,成立中共芜当宣工委。金宝圩党组织受工委领导。
1948年12月,芜当宣工委在金宝圩辽丰、乾兴、丁湾、张湾、焦村滩、牛郎埠等地发展党组织。翌年春,先后建立辽丰、裘公党支部。
1949年年初,陶大本通过杨昌准与水阳抗战时期的党员取得联系,成立水阳支部。3月,芜当宣工委在月亮湖万昌榜家召开工委会议。会议研究:1、支委分工如下:孙刚负责全面工作并分管当涂,陈光云、孙翼分管芜湖,陶大本分管宣城。2、迎接解放军渡江有关事宜。4月中旬5月初,宣高区工委领导的各地党组织和武装小组在月亮湖、水阳、裘公渡、杨泗、狸头桥、油榨沟等地收缴各种【违法词】800多支和大批军服、毯子、药品等物资。刚解放时,宣高区工委还在裘公、油榨沟、水阳、狸头桥等地成立临时区、乡政府,维持社会秩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联系我们|小黑屋|网聚天下水阳人 ( 皖ICP备11009162号-5 )

皖公网安备 34180202000019号

GMT+8, 2019-8-22 21: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